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70、第70章 七十
????沈知弦轻咳一声,倒也没有太惊慌,?他镇定地从晏瑾身上下来,?神色如常地同四长老打招呼“师叔晚上好。”

????四长老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晏瑾,?欲言又止。

????沈知弦道“师叔不认得我们了”

????四长老神色木然“你他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他连今夜过来是为了什么都差点儿忘了,满脑子就只有沈知弦与晏瑾两人亲密相拥的画面小师侄和小师侄徒弟出门一趟,?这都发生什么了

????沈知弦偏头想了想,?委婉道“大概是,?道侣之间的正常行为”

????四长老“”

????四长老“”

????四长老呆滞得无法回神。

????沈知弦贴心地留给他接受的时间,?自去取了茶具等物,在旁边小玉桌上泡起了茶。

????沈知弦这儿无一次品,?上等灵茶叶在滚烫热水中舒展开来,淡淡的茶香终于唤醒了四长老,他长舒了口气,?抹了把脸“这事儿你们该好好斟酌。”

????沈知弦抿茶的动作一顿。

????晏瑾放在膝上的手微微握拳。

????四长老道“虽然我们清云宗不会干预弟子们的私事,?但是你们这么没名没分的一块儿也不好,?若是想好了,?就该好好选个日子定下来”

????四长老回过神后,越说越得劲“宗门里很久没有热闹事了,?趁着这机会,?好好热闹热闹”

????沈知弦望了晏瑾一眼,哭笑不得,眼见四长老说得双眼发亮,他只能出声打断“师叔,?这件事我们会好好准备的。您深夜过来,是有何要事吗”

????四长老意犹未尽地住了口,终于想起来正事,他犹豫了一下,在昏暗的夜色中,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沈知弦,慎重地问“是你回来了吗小岁见”

????四长老果然是知道自己曾被夺舍一事的。

????沈知弦心头一松,毫不迟疑地点头“师叔,是我。”

????他站起身来,微微敛了敛神色,恭敬地朝四长老深深鞠了一躬,感激道“师尊与师叔当年辛苦,晚辈不敢再忘。”

????这神情姿态,绝不可能是那夺舍的怪物能做出来的。就连几年前沈知弦性情有变时,也不大一样。

????四长老不说话了。不知他想起了什么,夜色里,他眼底逐渐泛起水光,他抬起手来,端起茶杯,也顾不得茶水滚烫,咕嘟一下一饮而尽,压了压心底的激动,好半天才哽出来一句话“温师兄若是知道了,该多高兴”

????当年沈知弦出事时,他被温师兄拽着一块儿救人,见多了温师兄愁眉不展叹息不已的情形。

????沈知弦是难得的天才,被夺舍了,他自个儿也惋惜过许久,也曾拼力去救治。只是后来温师兄去了,那夺舍的半魔没了压制,行事越发乖张,他没法子,只能暗自琢磨,守着那点儿微渺的希望。

????终于,他真正的小师侄回来了

????只可惜,温师兄再见不着这一幕了。

????他伸手扶起沈知弦,欣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三人各自坐定。沈知弦真实的经历听起来太匪夷所思,若非他是当事人亲身经历了这一切,他自已都难以相信。

????他也不愿四长老担忧太多,便捡着轻松的事儿略略解释了一番,只道是这趟下山,找着了鲛鳞治好了心疾,彻底将那夺舍的半魔给驱走了。

????四长老问了几句,确认他是真的回来了没事了,先是舒了口气,尔后又皱了皱眉“这么说,你们是一路同行,未曾分开过”

????沈知弦颔首“大致是。”

????四长老眉头皱得更深了“早段时间,兴起了一个流言,是关于晏瑾的说晏瑾在外头害死了许多人。好几个小门派派人来闹了几回。”

????“是严深在捣鬼。”沈知弦沉了神色,深吸一口气,慎重道“师叔,我有一件事,事关师尊,要同你说”

????大漠深处。

????月色朦胧,漫天黄沙迷人眼。羸弱的少年拖着沉重的步伐,艰难地跟上前面身子挺拔的男人是真的沉重,一脚一个深深的印。

????他喘息着。风沙太大,他的嘴唇有些干裂,隐隐作痛。眼见的男人越走越远,少年不得已出声唤了声“等等等我”

????男人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只略略慢了些,声色冰冷“等出了沙漠,你便自行离去罢。”

????在男人看不见的地方,少年声音虚弱依旧,面上却沉稳得看不见一丝担忧害怕“你救了我,我总该报答你的”

????“不必。”

????冰冷生硬的两个字,不容置喙。

????少年咬了咬牙,忍住想上去暴打他一顿的冲动这人什么毛病,好好的路不走,非要来什么大沙漠呢

????来大沙漠也就算了,救了他这么个“虚弱娇怜”的小美人,居然态度这么冷漠

????秃和尚说得没错,谌洌就是个没有感情的大冰块,活该他单身一辈子。

????少年腹诽着,正琢磨着怎么装脚崴扮跌倒装可怜去近谌洌的身,不远处黄沙忽然如海浪般翻滚起来,一团红云似的沙妖飞快地卷了过来。

????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娇弱可怜”的人,少年当机立断地就躲在了谌洌身后,趁机想近他的身。

????然而还没等他成功实现这个目标,谌洌抬手,绯红如火的长鞭唰地打在那团红云上,将它打了个粉碎。

????速度之快,仿佛就是眨了下眼,少年距离谌洌都还差个两三步呢,那沙妖便销声匿迹了。

????尘埃落定后,两人才发现那红云不过是一件绯色衣衫,也不知是哪个可怜人的,死在了这里,只留下一件衣衫,被那偷袭的沙妖卷起来时误打误撞给裹上了。

????衣衫被鞭子抽裂得四分五裂,散落在地,风卷着沙子,它们很快就覆上了一层沙,颜色都暗淡了许多。

????也不知是哪里戳到了谌洌,他忽然抬手,又是一鞭。

????火花从鞭梢溅落在几块破碎的衣衫上,不过片刻,几片衣衫便燃烧殆尽,又是一阵风卷过,那灰烬被吹散,尽数融入沙中,不复存在。

????少年眼神深了深,状若无意道“你讨厌红色”

????谌洌置若不闻。

????少年不死心,伸手想碰那根火红长鞭“这鞭子很好看”

????他的手还没完全伸出去,谌洌刷的将鞭子重新卷回手腕,偏头望向他,眼神里能飞出冰刃,硬生生将少年的手冻在了原地。

????少年与他对视了一眼,讪讪然收回了手。

????不过一根鞭子,有这么宝贝么他也有啊

????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是会使鞭的啊把妖魔鬼怪抽得满地打怪绝不手软的呢

????风吹来了几声小声呜咽,软乎乎的,两人皆循声望去,一团小小只的刺猬蜷成一团,缩在一块石头后,只露出半截身子,瑟瑟发抖着。

????一只幼年的小妖怪崽崽。

????这片沙漠很古怪,什么妖怪都有,出现一只刺猬也不奇怪。看小家伙这孤零零的模样,多半它爹娘都被别的大妖给吞掉了,剩它孤苦伶仃的一只。

????少年眼底闪过一丝叹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