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楔子 16.流言
????好不好过,大概也只能这么将就着过,好在第一顿饭吃得还算相安无事,水足饭饱,周少川打电话叫服务员把残羹杯碗都收拾走了,又顺手打开一扇窗来透气,再散过一根烟后,他把向荣扶到了客厅的长沙发上。

????拿起两个靠垫摞在沙发一角,他示意向荣躺下,把那只受伤的腿垫高一点:“医生说你现在不适合久坐,要尽量多躺着,腿还要抬高了放——等会儿我要出去一下,趁我还没走,现在可以再陪你去趟卫生间。”

????瞥着那两个堆在一起的沙发靠垫,向荣感觉自己对这份突如其来的“事无巨细”有点不太适应,摆摆手,他指了一下距客厅咫尺之遥的那个小卫生间:“厕所离我也就二十米远,爬都能爬过去了,您大可放心出门,而且我保证,绝对不会栽倒在马桶里。”

????“这个我不担心,”周少川对这种大大咧咧的态度明显不怎么满意,睨着他,从牙缝里凉凉地挤出一句,“反正马桶里也塞不下那么大一个你。”

????撂下挤兑人的言语,又从兜里掏出一张房卡放在桌上,周少川这才真的开门走出去了,听着电梯上上下下的动静,向荣终于轻轻吁出一口气,冷面杀手总算是滚犊子了!然而接下来好像又没什么事可干了,从包里翻出一本《建筑空间结合论》,他有一搭没一搭地看了一个多小时,直看得上下眼皮开始打架,然后在不知不觉间,慢慢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竟然已是晚上六点多了,好久没睡过这样悠长缠绵的下午觉,睁开眼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有点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屋子里显得有些暗,全部的光源都来自于窗外头,悠悠抻过一记懒腰,向荣方才恍惚地记起中午发生过的事,晓得自己眼下是在学校酒店的客房里。

????睡着的时候尚且不大觉得,这会儿甫一清醒,断骨处的隐痛又开始拼了老命地刷起存在感,向荣忍了不到一分钟就忍不下去了,从包里摸索出止疼片,刚想坐起身去吧台拿瓶水,谁知才一扭脸,就看见茶几上放着一瓶没打开过的矿泉水,位置恰好就在他一抬手能够着的地方,而旁边还立着一个已经喝光了、尚未来得及扔掉的空瓶子。

????拧开瓶盖灌了几口水,顺便将止疼药送服下去,那玩意就好像是安慰剂一样,才刚咽下肚,已让他觉得疼痛感有所舒缓,借着这一阵清明,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周少川应该是回来过的,所以那瓶矿泉水才会出现在那么趁手的位置,至于那只空瓶子,也并不是一件忘记丢掉的垃圾,而是专门留下来,为怕他上厕所不方便才特意准备的。

????这么想着,向荣几乎难以置信地扶了一回额,跟着下意识赶紧去摸之前睡着时枕过的那个垫子——万幸没有湿,依然还是干爽的,足见他熟睡时不曾流过口水,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额外的窘态会被那位悄悄进门,“打枪的不要”的周少川同学捕捉到吧!

????可大少爷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会为别人着想了?这和他平日里给人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大相径庭,向荣掐着眉心思量了一刻,也闹不太清自己究竟算不算走了狗屎运,竟然有幸能见到又狂又拽的周大少暗藏于心、并且不为人知的细腻温柔一面?

????不过这位大少爷又跑哪去了,眼瞅着天都黑了还不见踪影,向荣看看手机上的时间,蓦地想起周少川说过要回家替他取东西,于是连忙打开微信,编了一串生活必需品清单,发送给了向欣。

????向欣已经溜溜等了一天,心里头记挂着身残志坚的老哥,也不知道他的腿伤到底如何了,本想问问看他要不要回家,不料却等来了这么一条消息,小丫头立时有了一种被抛弃之感,回复便显得格外迅速。

????【什么情况?你真决定住宿舍?那几个家伙能照顾好你么?还有,为什么是周少川来取东西,他?行么?】

????又是那句“行么”,向荣看得摇头直笑,想来向欣对周大少的刻板印象已然深入骨髓、根深蒂固,望着桌上那两只矿泉水瓶子,向荣倒是有心为其人澄清一下,心想周少川又何止是“行”呢?简直应该说是“相当行”才对!

????只不过这个“行”字可以涵盖其人的诸多方面,好比作决断时的一意孤行,指挥起人时的独断专行,以及不管不顾时的雷厉风行……

????轻轻哂了哂,他又拿起手机回复向欣:【劳您驾帮我收拾了吧,放心,没大事,我也想回家住,可惜你还真弄不了我,像我这种身高的人,就得找个牛高马大的男生来服侍才行。】

????突然被变身“牛高马大”的周少川此刻刚巧在自家楼下停好车,鼻头没来由地一痒,跟着就大大地打了一个堪称惊天动地的喷嚏……

????向欣本来还有点不服气,总觉得老爸前脚刚一走,老哥后脚就着急忙慌地逃回了学校,明摆着就是不相信她能照顾得了他,但是看到最后一句,积累了一天的忧心总算是得到了一份理解,老哥还是挺会聊天的,知道她需要被安抚两句。她笑起来,手指翻飞地打下一行字:【那好吧,一会他来取东西,我再嘱咐他两句,可他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